欢迎访问深圳钟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全国服务热线:

13266574128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动态 >

公司动态

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

来源:互联网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7-23 10:52

中国古代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,女性的社会地位低下基本上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,男性一般就可以三妻四妾,而女性却只能三从四德,这种状况尤其是到了宋代以后,随着程朱理学的兴起,更是成为常态,官府也会出资修建牌坊,以表彰那些贞洁烈妇,而这些人基本上也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。

我们也说过由于社会地位的关系,男性通常可以三妻四妾,因为贵族男性在社会地位上比普通的民众更高,所以在家庭生活中,可以拥有侍妾,所以形成了独特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度,因此在日常生活中,偏宠小妾而冷落妻子的情况非常多见,对于这种情况,妻子自然也有权利抗争,也由此衍生出一种独特的悍妒文化。

妻妾之间相互争风吃醋这样一种场景,实际上一直到晚清时期仍然也有,不过局限于明清时期封建礼教森严,一般出不了什么大问题,但在宋代以前,家里妻子如果不满丈夫偏宠,是会做出很极端的行为的,这些行为不仅仅是上升到言语攻击,除了用私刑惩罚小妾外,甚至最严重的时候,就连丈夫也不得不退避三舍。

唐代著名小说家张鷟(zhuó)曾有一本《朝野佥载》流传后世,其中曾记录唐朝武则天以后诸多名人轶事,大部分都是荒诞不经的传说,其中有一唐代妇人悍妒的故事:

“桂阳县令阮松的妻子阎氏十分悍妒,有一次阮松宴请宾客,请了两个女奴唱歌跳舞助兴,这本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但这事儿传到阎氏耳中以后,阎氏大怒,原文记载“披头散发,光脚赤膊、拔刀而至”,当时宾客、女奴被吓得四处逃窜,就连阮松本人也不得不趴在床底下瑟瑟发抖”

这也还只是宴会时候找了两个女奴,事实上在唐代女子悍妒成风,基本上已经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儿,事实上就在《朝野佥载》之中,有关正妻悍妒的故事十分多,而丈夫在这个过程中,更是畏畏缩缩不敢向前,虽然在整个社会之中,是以男尊女卑为体现的,但在家庭生活,乃至夫妻之间,这种地位的差别根本体现不出来。

当然妻子对丈夫更多的只是苛责,却并不会有太多逾越礼制的行为,比如房玄龄的妻子卢氏,为人就十分悍妒,唐太宗几次想要赐给房玄龄小妾,都被房玄龄推却,在得知各种原委以后,唐太宗故意令皇后传卢氏进宫劝诫,并以一杯醋试探,哪知道卢氏回答,宁可饮“毒”而亡,也不愿意丈夫纳妾,拿起来一饮而尽。

由此可见,丈夫虽然畏惧妻子妒忌,但基本上也能保全,毕竟在贵族心目中,小妾该有一个还是有几个,但妻子不敢拿丈夫开刀,但对这些小妾却并不客气,私刑惩处甚至直接杀害也不是没有:

唐德宗时有个官员房孺复,少年时就有些许小聪明,为人放浪不羁,后中进士及第,历任杭州、辰州刺史,曾有两任妻子,其第一任妻子为郑氏,郑氏本没有大过,但房孺复对郑氏却并不甚好,曾多娶侍妾,甚至趁着妻子生产后病重,强令上船,结果导致郑氏病故。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,房孺复后来又娶妻崔氏,崔氏是名门望族出身,父亲是台州刺史崔昭,因此十分悍妒,崔氏最看不惯房孺复娶的小妾,但是又不敢拿丈夫怎么样,有一次看到两个侍妾浓妆艳抹,十分生气,竟然将烧红的铁柱去烧小妾的眼角,再以胭脂涂抹,形成擦不掉的“妆容”。甚至于趁着房孺复不在家,私下里杖杀了房孺复的侍妾两人,直接埋在雪堆里,后来被人告发,房孺复被追贬,并被强令与崔氏离婚。但奇怪的就是,房孺复还舍不得这个妻子崔氏,后来又多次申请离婚和复婚,这件风流故事在社会上可以说是传得沸沸扬扬。

其实从这个故事,也能看出侍妾在家庭生活中基本上没什么地位,类似于崔氏强杀房孺复侍妾,竟然能躲过律法谴责,即便是房孺复本人也只是被贬官,而这样的故事在《朝野佥载》记载更多,或被刺瞎双眼这种情况,基本上是属于常态。以至于后来这股风气还影响了北宋。

“忽闻河东狮子吼,拄杖落手心茫然”,就是苏轼用来形容好友陈季常的妻子柳氏,柳氏本身出身自名门望族,按理来说应该颇具涵养,但是根据记载,柳氏为人十分悍妒,见到丈夫经常在外宴请宾客,莺莺燕燕,心里十分不快,陈季常为此也毫无办法,为此还受到了好友苏轼的调侃,

唐代时期家庭妇女悍妒的风气,实际上是受到南北朝的影响,众所周知隋文帝因妻子悍妒,在妻子生前几乎不娶妾:

《隋唐演义》中曾有这样一个故事,说隋文帝下朝以后,偶然之间见到前朝尉迟迥的孙女,于是兴致一到,临幸了这个宫女,但这件事儿被独孤氏知道以后,趁着隋文帝上朝,竟然杖杀了这个宫女,还兴致勃勃地给隋文帝看,使得这一伟大的皇帝几乎气倒。隋文帝的儿子秦王杨俊,更是受到了妻子的毒害,原因在于他本人喜好女色,日常生活极尽奢靡,其妻崔氏为崔弘度之女,为人十分悍妒,竟然在日常瓜果中里下毒,使得杨俊终身为疾病所困扰,后来更是英年早逝,

隋朝之前的南北朝时期,由于受到正妻悍妒之风的影响,以至于历代皇帝子女都十分稀少,北魏宣武帝曾偏宠灵皇后胡氏,以至于除了此前皇后高英生育一子(早夭)外,就只有胡皇后所生的孝明帝一个儿子。即便是皇帝也不能避免悍妒妻子所带来的折磨,就更不要说在那个年代下的臣子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一个悍妒的妻子,而且还是想离婚也离不得。

女性之所以产生嫉妒的情绪,一主要是因为丈夫的不重视,在夫妻关系之中,丈夫对妻子的关怀实际上尤为重要,在平民百姓之中,一般小家小户,还不会出现这种场景,但在贵族由于富裕的生活,社交的必须,丈夫三妻四妾几乎成为常态,在唐代的时候,甚至相互之间攀比谁的侍妾多寡,妻子因受到冷落而嫉妒。

为了激起丈夫的重视,妻子也不得不以悍妒示人,但这样反而形成了一种相反的局面,就是越悍妒,丈夫越不重视,小妾由于家庭地位本身就比较低,不得不讨好丈夫以谋求晋升资本,相比较于凶悍的妻子,自然是娇俏可人的小妾更加引人注目,也因此形成恶性循环,正妻视小妾如眼中钉肉中刺,各种极端的行为也就不奇怪。

悍妒文化起始于南北朝时期,其实非常好理解,首要原因就是南北朝时期政权都为少数民族建立,特别是在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,少数民族的社会风气与汉文化之间水乳交融,间接影响了了夫妻之间相处,因此而形成奇特的社会景象。

另外一个原因,则是门当户对惹来的风波,汉文化之中娶妻非常讲究门当户对,因此女性虽然社会地位不高,但是其家族地位高,这样一来在夫妻关系之中,双方基本上能形成对等的关系,在隋唐时期,士族相互之间通婚而不与庶族通婚为基本常态。

但由于社会的发展,士族衰微,实际上吸收自少数民族习俗逐渐的被汉文化所同化,加上男性社会地位比女性地位要高,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加剧了女性悍妒心里的扭曲,以至于做出各种各样极端的行为,说起来女性产生悍妒的心里,仍不过是社会压抑下畸形的产物,她们也是这个时代的受害者。

Copyright © 2011-2020 深圳钟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183424 XML地图